致上重铸锻及各材料人诗作:
我,
本是微尘一粒,历经岁月蹉跎;
终究躲不过,
烈火灼烧我的身躯,重锤敲打我的筋骨;
我身虽破裂,但心是火热。
铮铮铁骨,甘为一颗螺丝钉,
零零泥土,心向一飞冲天时。

这段诗句描述了材料人对原只是元素的铁,在经历了岁月蹉跎形成的微尘的矿物,最终经过烈火灼烧,重锤锻造,最终化土成钢,变成航空飞行器的一部分,火热的心代表的是辛劳材料人的梦想和内心期盼,我们虽似微尘般虽小,但梦想远大:手可摘星辰。

实践出真知,有如在日月星辰中探索天空的秘密,又是谁在星辰大海中揭开这层秘密的神秘面纱,那便是创新。

工程管理不仅是门管理科学,更是实践和创新相结合,在一次次的实践和学习中,材料学院让学生深刻的认识到,实践无止境,创新价更高。

    在学院老师的精心组织和上重公司工程师的热情介绍下,同学们开始慢慢认识到了这家公司的魅力。从1934年到2021年,在闵行这个地方上演了一幕伟大的成长故事:一家小型的机器厂在经历了一次次的重组和改革终于壮大成一个大型铸锻公司的历程,77载,这里的土地不仅浸润着上重人的汗水,也挥洒着交大材料人的满腔热血,同时在这背后更是承载着上重作为国之重器的巨大历史使命。

上重在经历多年的发展和业务重组,通过有效的管理思路,重视研发为核心的产研联合策略,实现了技术创新和突破,并于2016年获得四项核心资质,最终形成了以大型铸锻件为主辅以冶铸、锻件、特钢、金工分厂,同时依托大型铸锻件研究所的核心部门的大型锻铸公司。

目前上重公司实现年产铸钢件4万吨,公司不仅有着中国首台万吨级别的压机,更是有着多台大型的锻造机械,同时拥有世界上最大450吨级别的电渣重熔炉以及多台大型电弧炉及真空浇筑成型设备。大型锻造技艺本身就非小产品流水线作业般精准,但上重在大型锻造技术的端口均实现了类似精密制造企业该有的工艺体系。多个设备的成型和精密数控加工开创了大型锻造工艺的先例,大型组件的配套加工体系从大到小的工序工艺是一种工艺创新。

上重的业务分布从能源、化工、军工、海工到民用领域,下辖业务模块产品涉及核电、火电、水电以及船舰等应用,,涵盖横梁、拉杆、压套等多种大型铸锻配套件,所涉产品大到大型筒体,小到汽轮机转子,覆盖着核电、火电、水电、化工、军工、海工等多个重要领域。同时,上重与多家大型国内知名设计院及国际知名公司有着深度合作,实现了技术“带进来”,产品“走出去”的国际化模式。

大型铸件锻造加工工艺至今都是铸件工艺中的天花板,上重在核电模块的锻件实现一次性合格率100%,这对工艺的要求极高。在传统铸造行业,创新一直是很头疼的事情,原有产品的产能已经满足要求的情况下,如何提高产品的成品率将对大型锻造的工艺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万吨压机,1961年,有着60年的历史,见证了共和国的繁荣与复兴,上海造船厂的工艺和技术还在为上重的每一个铸件奉献着自己的热血。

万吨压机是铸造的核心,从1到2很容易,但是从0到1,将是工艺的创新,在国内薄弱工业的基础上,15次的总图绘制、10000张的图纸、从一没有特重型加工设备,二没有特大起重运输设备的艰难困苦下,如何实现13个特大件的制造和安装?上重将工艺按照电木火金水的顺序,从电渣焊到最终的水压实验,最终组装成了万吨压机,实现了从无到有的创举,这是60年代的创新创举。同时,在经历了多年的实践和创新,上重将仅有单条机器设备制造线打造成了一个巨型的流水作业的工序工艺生产线,这不仅将原有的简单加工更加工业化,同时也是赋予了大型锻造工艺的一次实质性的改造。

在当下的工业制造蓬勃发展的前提下,上重的创新之路也在不断延展,从材料的选型和制造,到最终的锻造和成型,是科学实践和工艺创新的互相碰撞,最终产出了高品质的大型铸造产品,企业道路漫漫长,创新改造将会一直延续,上重公司百年大计的道路终将会伴随创新和实践的脚步一路前行。

正如伟大领袖毛主席曾经说过,上九天揽月,如今,伟人的梦想已经实现,而交大材料人的伟大强国梦还在继续砥砺前行!

撰稿:王朝凯; 摄影:张亚群
编辑:陈晓琳

您是第 2564 位访客